附属第十人民医院为患者成功摘除20公斤,小实验

2019-09-14 作者:名校   |   浏览(180)

半个世纪前,朝鲜以金凤汉为首的科学家发现了与中国古代经络穴位相对应的解剖结构,命名为“凤汉管”、“凤汉液”和“凤汉小体”。《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该研究报告,并配发评论员文章。我校生理教研室创始人之一、国家一级教授徐丰彦赴朝鲜考察后提出质疑,并通过实验否定了“凤汉管”的存在。

        日前,我校附属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和麻醉科、ICU的专家联袂攻关,成功为一位来自浙江的身患巨大肾癌合并肾上腺、后腹膜淋巴结广泛转移的55岁患者摘除了重量达20多公斤的瘤子。 <BR>        这位55岁的男性患者近年来经常出现右上腹部疼痛,且合并头痛、胸闷、食欲不振、消瘦。近二个月来病情发作次数增多,且每次疼痛都加剧。在浙江当地大医院检查后,让全家人都大吃一惊,原来患者右侧后腹腔肾脏长有近15厘米的巨大肿瘤,肾上腺有9厘米的肿瘤,且腹主动脉旁有多个淋巴结转移。因肿瘤已侵犯肝脏右侧缘,浸润肾上腺和后腹膜广泛淋巴结转移,并包裹右肾动脉和腹主动脉,已造成右侧肾动脉、下腔静脉严重移位变形。家属四处求医,由于手术难度太大,均被告知“无法手术切除”,于是病家慕名来到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求治。 <BR>        右侧后腹膜巨大恶性肿瘤的治疗,一直是难题,若合并多处转移并包裹肾动脉、下腔静脉和腹主动脉,要摘除这样的晚期肿瘤,无疑是闯“鬼门关”。据权威专家称,如此高难度、高风险的晚期肾癌手术,在国内也少有报道。 <BR>        这名患者的病情令泌尿外科主任郑军华教授感到非常棘手,不做手术,即使行靶向治疗等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综合治疗,患者存活时间短,而且由于肿瘤体积大压迫周围器官和组织,已经造成患者的严重不适,不能正常的生活和进食,生活质量极差。如果进行手术,风险又太大,稍一不慎,就有可能死亡在手术台上!面对病家的满腔希望,第十人民医院组成的多科综合治疗小组对患者的病情作了仔细的研究,反复评估,制订了缜密的手术方案。由于肾脏肿瘤和肾上腺肿瘤直径达近25 厘米,融合成团,质地坚硬,且位于右侧肝缘下方,视野不清,与下腔静脉和肾动脉紧密粘连,手术一旦损伤血管即可造成大出血。这就要求主刀医生必须精确定位、还要有高度的耐心、细致。在麻醉科“保驾护航”下,不仅进行了右肝区粘连处破损处的修补,还做了腔静脉侵犯区的切除和修补,腹主动脉旁转移的3个鸽蛋大小淋巴结的剥离。整个手术过程,险象环生,到处都是难关。医生凭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娴熟的手术技巧,这一“虎口拔牙”般的高风险手术历经4个小时终于成功完成――患者的肿瘤被完整“搬”出了体外,肿瘤堆满了整整一脸盆,重量达20多公斤。日前,这位病人已经康复出院,并将回浙江后接受术后的康复治疗。 <BR><BR>

太阳集团 ,作为年轻的一代,功能学科教学实验室严钰锋老师、王浩老师和生理与病理生理学系王铭洁老师一起,为配合拍摄基础医学院建院60年纪录片,铭记前辈严谨的治学态度,合作重现了51年前的实验。接下任务后,年轻的老师们面临着手头资料极端匮乏,没有具体的方案可以参考的困境。三位老师依照仅有的少量线索,通过几天的讨论,定下初步实验方案。一场激动人心的重现之旅就此开启。

“凤汉管”实验以家兔为对象。需要从兔的一条大腿血管缓慢输入生理盐水,另一条大腿血管以相近的速度放血。考虑到51年前不一定有蠕动泵,老师们决定用盐水瓶滴注。塑料吊篮那个年代也是稀罕物,严钰锋老师回忆儿时在母亲就职医院看到的医护人员亲手制作的棉绳吊篮,就自己动手做了一个。第一只家兔全身血液换成生理盐水后,取出腹主动脉,未看到任何“血管壁上明显的白线”。老师们决定再次查阅文献。在上海电视台邵导的帮助下,得以看到当年《人民日报》报道的原文。虽然原文不含任何方法学介绍,但是老师们从比较详细的结果描述中得出扩大取材范围的改进方案。另一只家兔,同样的条件,同样的步骤,这次不仅取出了腹主动脉,还取出了下腔静脉。当用眼科剪剖开血管后,下腔静脉内壁上显露出明显的白线,腹主动脉内仍为阴性。至此,“凤汉管”终于得以重现。

围绕“凤汉管”的本质,金凤汉认为其富含核糖核酸,是经络的解剖学基础。徐丰彦教授用了小小一招——在滴注的生理盐水中加入肝素,血管中“白线”消失——就辨明了“凤汉管”只是实验中的假象。“凤汉管”是生理盐水点滴过程中,血液中的纤维蛋白原随血液流动的方向凝固而形成的网状结构,进一步分析表明其成份是蛋白质。

“凤汉管”实验带给我们当代教师的启示,不仅要善于观察,还要善于思考。“凤汉管”在特定实验条件下是可以再现的,但是如何诠释未知的发现,则是一门大学问。这是我校老教授们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于名校,转载请注明出处:附属第十人民医院为患者成功摘除20公斤,小实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