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现在太久,法律归法律

2019-12-08 作者:教育   |   浏览(141)

离现在太久不应成为只能表示同情的理由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湖南教育网 点击: 点击数 见义勇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很多的人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这种美德。但在现实中,践行者有时却遭遇着流血又流泪的尴尬,令人痛心和愤慨。80后小伙周永福就是其中的一位。 据《大河报》12月21日报道,为救落水儿童,7年前河南省济源市邵原镇东阳村80后小伙周永福诱发了心脏病,面对昂贵的医药费用,周永福只能放弃治疗。今年3月,周永福因心脏病导致双目面临失明的境地。为此,济源网民们及当地媒体投入极大的热情,呼吁救救当年的见义勇为英雄,当地有关部门却没有任何作为。济源市公安局政治处范主任说:对周永福的遭遇我只能表示同情。他的事,毕竟离现在太久了。 昔日见义勇为的英雄因救人致病,无力筹措巨额医药费用而放弃治疗。如今的他,疾病恶化,陷入即将面临失明的困境。媒体和网民给予了热情关注和支持,而当地官员却抛出的是同情论。 轻飘飘的一句同情,似乎太过武断与冷漠,实在令人齿冷与心寒。当地政府对见义勇为的英雄都是如此作为,试想,对那些急需救助的弱势群体又会有怎样的担当呢?这怎能培育起见义勇为的道德火种、凝聚起积德行善的道德力量?又怎能提得起政府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也许当地官员确实很无奈。现行的见义勇为奖励制度设置了时间的门槛。毕竟周永福的义举已过去了7年,早过了申报救助的时限,难以纳入见义勇为帮扶的范畴。因此,只能表示同情,确实爱莫能助。离现在太久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只能表示同情的理由。 既然现行的见义勇为奖励制度存在着缺陷和短板,在苛严的制度约束下,难以操作,那就撇开它不说,当地政府部门仍然还是有政策可循的。目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由民政部、卫生部、公安部等7部的《2012年关于加强见义勇为人员权益保护的意见》,并重申国家对公民在法定职责、法定义务之外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挺身而出的见义勇为行为依法予以保护,对见义勇为人员的合法权益依法予以保障,以及对见义勇为人员及其家庭的生活困难给予必要帮扶。明明白白的政策,实实在在的意见,面对记者的追问,当地官员不是说我不很清楚,就是说我们还没有接到省里的有关意见。不很清楚可以马上去咨询吧。如此被动等待,实是推卸责任,这是一种怎样的态度与情怀?又怎能期待其实施落实好政策。 再退一步说,就算是没见到《意见》,难于遵照执行。当地政府难道就没有其他途径可寻,来解决英雄的困窘?其实,还是有办法可想的。因为除了见义勇为基金会,当地还有民政部门、慈善机构,政府可以协调、沟通这些力量,对落难英雄施以必要的医疗救助和贫困补助,助其度过难关。或者,利用募集资金解危济困的便利,为落难英雄筹集善款,以解决其迫在眉睫的困难。拿同情作挡箭牌,实在是太过轻巧了。离现在太久不应成为只能表示同情的理由!从工作职责和作风的层面上讲,当地政府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如何使英雄在这寒冷的冬天不再寒冷,当地政府应像媒体与网友一样积极关注,设法为英雄的疾病而奔走,承担起应当承担的责任,帮助英雄走出困境,早日康复。这是摆在当地政府眼前的当务之急,也是挽回其公信力损失的一条有效途径,更是对见义勇为的一种正确引导与积极扶植。 责任编辑:袁轶雄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新华网:同情归同情 法律归法律

2019-07-20 08:49:16杭州网

7月17日上午,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对在2018年除夕杀害三人的张扣扣执行了死刑。

网民对事件的关注度在17日达到峰值,但并未随着死刑的执行而停止,“司法公正”“道德与法律”“血亲复仇”等话题持续引发网民深入思考。有网民说,在一定程度上,张扣扣案是一堂深刻的公共普法课,是推动法治建设的深刻警示。

同情归同情,法律归法律

张扣扣案发生在2018年2月15日,凶手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及其长子王校军当场杀死,将王自新三子王正军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作案后张扣扣潜逃并于两日后投案自首。

张扣扣案的案情并不复杂,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法院认定了其杀害三位被害人的犯罪行为,同时因为张扣扣又不存在精神病等责任上的抗辩理由,其确实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从案件的程序看,有关职能部门依法对张扣扣进行追诉,经历了一审、二审以及死刑复核程序;辩护律师全程参与,为张扣扣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服务;媒体对案情依法作了公开报道,有关职能部门进行积极回应。因此依法治罪,无可辩驳。

但是,仍有不少人对张扣扣表示同情,甚至对判决结果进行质疑。部分网民认为张扣扣是为母杀人的“孝子”,而其辩护律师的辩护思路也认为张扣扣是“为母报仇”,恳请法院可以给其留一条生路。

然而,同情的归同情,法律的归法律。从自然法到成文法,从天理、人情到国法,故意杀人都必须受到惩罚。这个案件,历经一年半多的时间,经历了法律与人性的大讨论,经过了犯罪心理学、感情梳理与代入感的争议与热议,最终回到了行为与结果的基本法治概念上。一个现代、文明的法治社会,“私力复仇”绝不应被倡导,而应通过法律来定分止争,通过司法来主持公道。从这个角度上,法院的判决不仅是对张扣扣犯罪行为的惩处,也是对民间未来可能发生的“私力复仇”行为的警示。

如何让此类悲剧不再发生

张扣扣案前因后果长达23年,牵涉两个家庭、五条人命,可悲可叹!那么,该怎样避免此类悲剧再次发生?

增强法治教育,提高公众法律素养

经由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审查,当年的判决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但似乎并不符合张扣扣以及一些人朴素认知中“杀人偿命”的传统观念。这既是张扣扣20多年后举刀的“理由”,也是今日部分网民对其抱以同情,乃至呼唤“为母复仇、罪不至死”的心理基础。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苏力认为,当事人对判决不满是任何社会都很常见的现象,这既不意味着司法判决有问题,更不意味不满判决的当事人可以自行其是,甚至以所谓的复仇挑战司法判决。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刑法研究室主任刘仁文认为,要加强对社会公众的法治教育,增强司法公信力和透明度,同时加强对于疑问的回应。若把之前的案件结果、过程等都给张扣扣解释清楚,让他知晓判决没有不公,也许就能解开他心中的结。

未成年人特别是受创伤未成年人的心理疏导值得重视

张扣扣少年时亲眼目睹至亲去世,无疑对他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加之自身性格的偏激、日后生活的磨难等,将他人、将自己一起推上了生命的绝路。有专家认为,要及时关注张扣扣这类人的心理状况,及时进行疏通和关爱,防止其走向极端。有网民感慨,如果时间倒回至1996年,未成年的张扣扣能够得到心理疏导和生活帮扶,或许复仇的火种就会熄灭。

媒体对热点案件报道要承担社会责任

张扣扣案中,由于此前部分媒体、自媒体通过带有主观倾向的片面甚至不实报道,使部分网民对张扣扣的所作所为产生了先入为主的同情心理,这一印象很难在短时期内得到根本转变。在热点案件的报道中,媒体应恪守客观、真实的底线,不能让主观臆断挑战客观真实,要用真实可靠的事实和公正客观的报道,展现真实客观的世界。

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离现在太久,法律归法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