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读五年换张假毕业证太阳集团:,军校参与教

2019-10-02 作者:教育   |   浏览(127)

问题描述:

太阳集团 1“育才”招生骗局图太阳集团 2受骗学生在政府门口维权

除国科大与军医大。

■这是一所声称为军医大学提供委培生的民办学校,尽管其招生谎言被两所军医大学一一证伪。但学生们并未因此讨回公道,学校也没有受到应有的追究和处罚。

问题回答: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教育部会特别对办学中存在的虚假承诺,含糊其辞,弄虚作假情况,不按规定招生,不按规定办学,不按规定发放证书等行为,进行重点检查。

回答:我国的军校一般都归军委和四总部管理,除非有军民两用专业会和教育部或地方共同管理,因此军校(除国科大与军医大)不参与教育部的评估。

急了教育部

回答:本着谁管理谁负责的选择,军事院校管理权限在军方,教育部负责管理直属普通高校和业务指导地方高校,所以,军校评估应该以军方为主,教育部不会主导评估。

一年一度的高考招生大幕已拉开,但“大学梦”背后,也陷阱暗藏。26岁的江西青年刘波,就差点被“大学梦”摧毁。他在地处宝鸡市的陕西育才专修学院读了五年医学本科,从学费到生活费共花费约20万元,最后在2009年得到的却是一张假毕业证。

在同一学校,与刘波命运相似的至少有86人。由于维权无果,为他倾尽家财的刘波父亲已抑郁而死。上访受辱的广东籍学生邓宇伟和河南籍学生王洋曾在今年2月3日欲跳楼自杀,幸而被救。

这是一所声称为军医大学提供委培生的民办学校。后来,陕西当地的政府部门在调查中发现,这所学校根本没有大学学历教育资格,它所宣扬的“军医大学委托培养”也被两所军医大学一

一证伪。但学生们并未因此讨回公道,至今流落宝鸡街头,这所学校仍在照旧运转。

这并不只是刘波们的遭际,近年数量庞大的高考落榜生陷入了这类屡试不爽的骗局。

南方周末记者在网上检索发现,除了西藏青海暂时没有相关报道与信息外,各主流媒体报道的招生骗局遍及其他各个省、市、自治区。北京、陕西、湖北等省市,是招生骗局发生的重灾区。2009年7月,北京市教委一次就点名批评该市25所民办高校存在招生欺诈等行为。在湖北,副省长郭生练曾在2006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中透露,仅当年该省就有6.4万余名“黑”大学生,因为涉及招生骗局等原因,湖北省22家职校被撤销。

教育部显然也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6月7日高考一结束,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就联合发文,严禁高校以联合办学名义违规招生。尤其禁绝了有关借军校之名的所谓“委培”,“未经教育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任何军事院校不得面向地方招收无军籍学生开展普通或成人高等教育”。像育才专修学院这样的非军事院校,就更不能有培养“军医”的招生资格。

而至今仍在运转中的育才学院,不但假冒军校之名,而且还与湖北、湖南省数个市级人事局联名“委培”,地方主管机构至今久拖不决,其利益链之复杂诡异,几乎是各类招生骗局的浓缩版。可见,痼疾之疗并不是几个文件所能解决。

利诱人事局

6年前,刘波在高考结束后,家人被当地能量不小的生意人杨志广说动,花三万元中介费,托杨志广弄来了一个到“第四军医大学委培就读指标”。

刘波很快得到了“已被预录为军医大学五年制本科临床医学专业学员”的通知书,要求刘波到陕西育才专修学院领取“军医大学正式录取通知书并报到”。

杨志广称,刘波除了不入军籍、需要自费外,一切都和军医大正规学员一样,毕业后由军医大统一颁发本科毕业证书,且由委培单位———湖北省潜江市人事局负责安排就业。刘波父子对此并不怀疑,往年托杨志广弄指标的学生有些已经毕业,似乎并没出事。2004年9月21日,刘波在父亲的陪同下如期前往位于陕西省宝鸡市郊区的陕西育才专修学院。发现大约有四百多名来自北京、上海、广东、山西、新疆、江西等省市的学生,拿着同样的通知书报到。他们经历相似,都是由各地的“杨志广”们弄来指标、交了昂贵的介绍费(中介费)———来自江西鹰潭的许国喜交了6.5万元,山西太原的卫巍兄弟共交了12万———他们都冲着军医大的牌子而来。

归纳学生们的描述,这些“弄指标”的中间人,主要有三类:生意人、教育界人士(包括学校老师、校长,教育局官员)、社会油子。

而前来报到的学生,家庭多有医界背景,多数是高考落榜生,少数是上了本科线甚至重点大学录取线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刘波当年的考分是520分,江西省一所师范大学还给他发来了录取通知书。

前来报到的学生们,在通知书中被标明分别由湖北潜江人事局和黄冈人事局“委托培养”。但育才学院并没有如通知书所言给学生们发“军医大通知书”,学生们炸锅了。为了稳住人心,育才学院找来了湖北省黄冈市人事局工作人员李福元和潜江人事局人才交流中心的吴姓主任。

李福元和吴姓主任分别代表黄冈人事局、潜江人事局,和学生们签订《选送委培学生协议书》,约定人事局作为委培单位,毕业后“育才”颁发军医大印制的毕业证书并授予学士学位,人事局负责接受学生学籍档案、组织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落实就业等善后事宜。

太阳集团,李福元后来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育才学院通过胡姓招生人员给出的条件是,只要黄冈人事局愿意作为委培单位和学生签“委托培养协议”,他们将一次性付给5万元,并按招生人数给予每生1000元的报酬。李福元向该局领导请示,得到了同意,往年他们也曾干过这种事,跟好几个学校有过类似的合作。

其间,有第四军医大学保卫处的人闻讯来检查,校方和人事局停止了招生。一些学生遂离开,剩下的140余人被编成2004级“本科一班”、“本科二班”———最后只有86人读完了5年“临床医学本科”。

学费不低,每人每年1万元,外加被服费等1800元。但学校根本不像一所大学,衣食住行待遇刻薄,五年只发过一床军被。没有图书室、电脑室,没有课余活动,被强迫到学校养殖场干农活、被学校管理人员打骂等等。但为了等那张“军医大本科毕业证”,他们在怀疑中忍下来了,5年下来,86名学生每人共花费10万到20万不等。

作假一条龙

2009年行将毕业时,刘波等86名学生被打发到外省实习十个月,但迟迟不发毕业证。部分学生家长到湖北省纪委状告潜江人事局,“育才”就给这些学生发了“湖南中医药大学三年制专科毕业证书”,还向每人收了3800元办证费。“育才”向学生们解释,军医大的本科毕业证正在办理中,发湖南中医药大学毕业证是为了给学生们找工作“应急”。“育才”提供的花名册显示,“育才”当时至少准备为2004级本科班、已经毕业而未领取毕业证的2005级大专班,同年毕业的2006级大专班七百多名学生全部发放“湖南中医药大学毕业证”。据调查,最后有322名学生领取了这种毕业证。

这个毕业证使学生们认为“被育才和湖北的两个人事局骗了”。一名女学生找学校理论,“育才”招办副主任白恒利叉着腰说:“你就是告到北京也不怕。”学生们开始上访,并写信给陕西省主要官员,省领导责成教育厅和宝鸡方面进行调查。

宝鸡市政府于2010年1月21日召集市教育局、“育才”负责人和学生对话。育才承诺3月15日发“军医大毕业证”,教育局认为“育才”收取学生“湖南中医药大学毕业证”每人3800元属违规,需退证还钱。

但学生们拒绝退证,认为有必要保留证据。“育才”方颇为震怒。根据学生提供的现场录音,育才学院招办副主任白恒利出语惊人:“如果我是董事长,就去社会上找一些人,一天弄一个,30天之内把你们这几十个学生全弄死!”也在这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此事做了报道,宝鸡震动。

但事情并无解决迹象,学生们继续受到“育才”的威胁。1月23日,四十余名学生代表开始到陕西省教育厅等门口去“上班”。

1月25日,宝鸡市政府为此事成立“应急处理领导小组”。三个调查小组被派往湖北、湖南、西安和南京等地,宝鸡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介入调查。“育才”毕业证骗局真相大白。

湖南省中医药大学证实,该校从未与“育才”有过任何联合办学,“育才”所发毕业证系伪造,中国高等教育网上没有上述证书编号的学生学历信息。

经侦支队从银行查知,从2009年7月7日至11月18日,“育才”向河北省石家庄市医护职业学校分十余次汇款近700万元“学籍费”。陕西育才专修学院董事长张志冲承认,此款系支付给该校校长施国连,用于购买湖南中医药大学的大专毕业证。至于施国连怎么弄来这些假证,有待进一步追查。

调查笔录显示,张志冲还承认,“育才”与第二、第四军医大学的“联合办学”,都是通过中间人物李某牵线搭桥的,与两所大学均未有过接触。

第二军医大学驻南京办事处主任兼书记杨建荣向调查组证实:2003年,第二军医大南京医学院曾与“育才”签署过联合办学协议,但不久后废止,此后再无合作。

第四军医大学保卫处向调查组出具证明,“育才”与第四军医大的协议和公章涉嫌伪造。

调查组还查出,“育才”不仅和湖北黄冈、潜江人事局合作,还和湖北孝感、湖南江华人事局“有合作”,后两个人事局也分别与学生签署了委培协议。

调查中,潜江人事局承认与“育才”有过合作协议。黄冈市人事局则称:李福元使用的“黄冈市人事局”公章实属伪造,李福元系该局下属人才开发交流中心的无编工作人员。

育才专修学院被查明原为宝鸡一所职业中学,其办学许可上核定的办学类型为“高等非学历教育”。也就是说,育才不具备学历教育的资格,没有资格招收大专生、本科生,更没有资格发放本科及大专学历证书。

维稳受害者

但几个月后,调查戛然而止,陕西省教育厅和宝鸡教育局的态度开始暧昧起来。“育才”没有受到应有的追究和处罚。教育厅认为,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应由宝鸡教育局管;宝鸡教育局则认为,按照谁审批谁管理的原则,应由教育厅管。

调查的进展被遮蔽,学生们多次要求公开信息,被拒绝。学生们滞留宝鸡,“流着眼泪过完了2010年的春节”。3月15日到了,育才承诺的“军医大毕业证”当然不可能实现。学生们再次上访。但教育局再没人理会学生,倒是有警察时不时前来对学生进行调查。学生们称,这些警察天天和“育才”的人混在一起。有人还发话:“你们再做这些过激行为,影响陕西省和宝鸡市政府形象,我们就要抓你们。”后来,“育才”开始配合警方,派人24小时监视受骗学生。“原来,在他们眼里,我们这些受害的学生才是不稳定的因素。”刘波黯然。

学生们决定按教育部建议,通过司法途径维护权益。51名学生统一聘请以打民工官司闻名的周立太作为代理律师,于5月下旬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育才返还每个学生5.9万元学费、4860元实习费以及1.47万元生活费,另赔偿52万元各种损失。

周立太认为,这是一个以委培为幌子的连环诈骗行案,理由是:1.育才明知自己没有办大学、更没有发放相关学历证书的资格,却骗招大专和本科生;2.育才制造了几百个假毕业证;3.没有和军医大有合作关系,却以军医大的幌子招生。如此虚构事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且获利数额巨大。“我不明白,为什么当地教育部门会认为这只是一个一般的违规行为?”周立太说。

2010年5月23日下午,周立太前往宝鸡陈仓区法院起诉受阻。当晚他在博客上写了一封致陕西省省长的公开信,问“起诉法院不受理,难道跳楼跳河才是正道”。

博文很快“被省市领导知道了”,第二天,宝鸡中院向周立太致歉,并责令陈仓区法院受理案件。但几经折腾后,陈仓区法院至今仍未立案。“育才”院长阎冬云拒绝南方周末记者就有关事实进行核查,声称教育局有令,“育才”不得接受媒体采访。

而早在1月22日,宝鸡市教育局给省教育厅的报告中,曾认为“育才”与几个地方人事局“涉嫌共同诈骗、伪造证件”。但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宝鸡市教育局工作人员刘西安却要求不报道:“你说你现在报道他骗招,万一他又发出了毕业证,你又怎么下台呢?”针对诸多高校招生乱象,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兑水’的教育,扰乱了整个教育评价系统”,教育部会特别对办学中存在虚假承诺,含糊其辞,弄虚作假情况,不按规定招生,不按规定办学,不按规定发放证书等行为进行重点检查。存在问题的要求立即整改,问题严重的要停止其招生,并按照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相关:

高校招生“欺诈”频发 问题是由计划体制产生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苦读五年换张假毕业证太阳集团:,军校参与教

关键词: